拉薩高峙西極天,布拉宮內多金仙,黃教一花開五葉,第六僧王最少年。
  僧王生長寞湖裡,父名吉祥母天女,雲是先王轉世來,莊嚴色相嬌無比。
  玉雪肌膚襁褓中,侍臣迎養入深宮,當頭玉佛金冠麗,窣地袈裟氆氌紅。
  高僧額爾傳經戒,十五坐床稱達賴,諸天時雨曼陀羅,萬人伏地爭膜拜。
  花開結果自然成,佛說無情種不生,只說出塚堪悟道,誰知成佛更多情?
  浮屠恩愛生三宿,肯向寒崖倚枯木,偶逢天上散花人,有時邀入維摩屋。
  禪修歡喜日忘憂,秘戲宮中樂事稠,僧院木魚常比目,佛國蓮花多並頭。
  猶嫌生小居深殿,人間佳麗無由見,自辟離門出後宮,微行夜繞拉薩遍。
  行到拉薩賣酒塚,當爐女於顏如花,遠山眉黛消魂極,不遇相如深自嗟。
  此際小姑方獨處,何來公子甚豪華?留髡一石莫辭醉,長夜欲闌星斗斜。
  銀河相望無多路,從今便許雙星度,浪作尋常俠少看,豈知身受君王顧。
  柳梢月上訂佳期,去時破曉來昏暮,今日黃衣殿上人,昨宵有夢花間住。
  花間夢醒眼朦朧,一路歸來逐曉風,悔不行空學天馬,翻教踏雪比飛鴻。
  指爪分明留雪上,有人窺破秘密藏,共言昌邑果無行,上書請廢勞丞相。
  由來尊位等輕塵,懶著田衣轉法輪,還我本來其面目,依然天下有情人。
  生時鳳舉雪山下,死復龍歸青海濱,十載風流悲教主,一生恩怨誤權臣。
  剩有情歌六十章,可憐字字吐光芒,寫來昔日兜綿手,斷盡拉薩士女腸。
  國內傷心思故主,宮中何意立新王,求君別自薰丹穴,訪舊居然到裡塘。
  相傳幼主迴鑾日,耆舊僧伽同警蹕,俱道法王自有真,今時達賴當年佛。
  始知聖主多遺愛,能使人心為向肯,羅什吞針不諱淫,阿難戒體終無礙。
  只今有客過拉薩,宮殿曾贍布達拉,遺像百年猶掛壁,像前拜倒拉薩娃。
  買絲不繡阿底峽,有酒不酹宗喀巴,盡回大地花千萬,供養情天一喇嘛。
創作者介紹

喜樂、光明、空靈

lifeexplo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