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5.jpg

 

 

10、嗜食肥鰻 斷臂成殘

 

果圓

 

一部風馳電掣的計程車,因為緊急剎車,而發出「吱咋」的一聲,隨即停在(台灣)新店「仁心綜合醫院」的入口處,司機匆忙打開車門,一個中等身材臉色發青的男人—林先生,一跨出車門,迫不及待的,衝向急診室;雖然在寒風侵襲的冬天,但是豆一般大小的汗珠,仍從痛苦不堪的臉上滴下來;右胳臂用白布蓋住,已染紅了鮮血,血珠還不停地沿路滴著,他以左手扶著右臂,彷彿不能支持的樣子。

 

急診處的護士小姐,看他不能用手填表掛號,乃叫他先行急診。在診斷椅上,護士小姐們,很細心地掀起血淋淋的布塊,不禁嚇了一跳,只見手臂,都掛滿了粗粗細細,長長短短,色黑黏黏的長物,還在捲尾交纏的蠕動著,護士小姐定神一看,原來是一條條的鰻魚,一口緊緊地咬住手臂死也不放,一對對小鰻眼還亮晶晶的瞪著,魚臭血腥,非常難聞。

 

醫生、護士,試用尖針刺鰻,藥水浸臂,也無法使鰻魚鬆口,不得已醫師乃將鰻魚一條條頸部剪斷,但許多鰻魚頭仍咬著不放,醫生發現鰻毒已逐漸漫侵整個手臂,難以治療,有生命之慮,一番勸說,為保安全,林先生終於同意作切臂手術。

 

手術完畢,躺在病床上的林先生,麻醉藥消退,慢慢的甦醒過來。凝神望著包裹紗布的缺手,心裡不勝茫然,似覺隱隱作痛,乃閉上雙目,強作鎮定。但腦海裏卻浮現出一籮籮、一筐筐蜿蜒蠕動不計其數,似乎一條條比蛇還兇的鰻魚纏繞在自己身上,動彈不得,幾乎喘不過氣來。用力翻轉過身子,稍感舒服一點,又沈入回憶。

 

因為他近年來,身體衰弱,聽人說用鰻魚燉補,可以強健身體、增加活力,從那時起,每年一到冬天,就特地吩咐魚販,每天都要給他選購一條又大又肥的活鰻,提回家中,用水沖洗,放在鍋中,加酒燉藥,趁熱食用。年年如此,從未間斷,花費已經頗多;而事實上,所收效果不大,身上仍舊沒有強健起來,倒是在不知不覺中,身上好像有一股魚腥味,竟得了一個綽號,朋友們叫他「鰻魚仙」,同時成了魚販們眾相爭取的好主顧。

 

今天,仍像往日一樣,來到販魚攤上,因為魚販們格外忙碌,對買者有應接不暇之勢,林先生為了上班時間將到,所以就乾脆自己挽起袖子,將手伸進鰻魚籠裏,左旋右摸,只想捉起那條特別肥大的鰻魚,作夢也沒想到,一剎那間,竟被鰻魚群攻擊,咬住不放,那驚恐的一幕,將畢生難忘。

 

林先生雖然傷好回家,若干年來,這件稀罕的奇聞,尚為人所樂道;後來每當有人傳說這個真實的故事,皆使人不禁搖頭咋舌!

(1979.12.10,人乘佛刊一卷三期)

 

編者註:也許有人把這一件事例看作意外事故,與因果無關。但是想想看,醫生用針刺、藥浸都無法使鰻魚鬆口,甚至將鰻魚頸部剪斷,鰻魚頭仍咬著不放,這種情形,依生理學來解釋,是不可能的,因此也絕非單純的「意外與巧合」。為何會如此,因果律將給我們圓滿的答案。

 

至於魚販殺的鰻魚更多,卻為何不見惡報,這是因各人福報不同,使惡業的成熟產生快慢的不同所致。請參看第二篇第三章,道理自明。

lifeexplo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