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、殘害動物 報生胃疾

 

雲鶴教授

 

本地附近有一位讀者,有一次來訪筆者,在談話中表示她是一位苦命人,她過去的遭遇可說非常坎坷,不過在這些充滿了辛酸的日子裏,卻也深切的體會到許多因果方面的事實,......(因原文甚長,為節省篇幅,只摘錄與戒殺有關的部分如下。)

 

有一件事可能跟「因果」有密切關係的是,我先生雖然對朋友很慷慨,非常重義氣,也很樂意幫助別人,然而有一點我覺得很遺憾的,便是他對於動物非常殘忍,他過去在工作之餘非常喜歡釣魚、殺狗,心情惡劣時,對所飼養的小鳥常常活活折斷其頭、腳或翅膀,甚至用腳活活踩死。

 

我每次看到他在傷害或折磨這些動物的時候,總是於心不忍,每次都勸他不要如此缺德,然而他始終不聽,對於這些動物痛苦的掙扎與不斷發出的哀鳴和尖叫,他都視若無睹,無動於衷,因此我也感到異常的難過和不安。

 

沒想到這種殘忍的舉動幾年之後便開始得到了可怕的報應。他除了常常患有胃出血的毛病之外,有一段很長的期間都是白天並無任何異樣,可是每天晚上總是在十一點深夜以後胃部便開始間歇性的陣痛,不管吃什麼止痛劑或特效藥都似乎沒有任何功效,而且往往都一直折騰到次日的凌晨三、四點才慢慢的不再疼痛,因此每天深夜幾乎都固定是他哀號呻吟的病發時間,這一段時間他不僅痛苦難耐,而且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,他覺得很「害怕」,他總覺得冥冥中有許多看不見的幽靈,這時候要來找他算帳因此經常要求我在他的身邊作伴,片刻也不可離開,甚至連上洗手間都得緊緊的跟他在一起,如果暫時離開一下,他便害怕的發抖,後來這種情況愈來愈嚴重,竟連白天外出也需要我跟在旁邊,否則連車子都不敢騎,更無法自行外出。

(節錄自雲鶴教授著:「我怎樣改造了自己的命運」)

051.jpg

lifeexplo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